吴长江称阎炎涉嫌操纵股价 港证交会已介入

  中广网北京8月16日消息(记者黄耀伟)据经济之声报道,雷士照明公司创始人、前董事长吴长江今天下午在接受经济之声专访时表示,在5月25号吴长江辞去公司董事长和董事职务前,公司投资人之一、现任董事长阎炎已经提前获知这一信息,并涉嫌操纵股价。吴长江称,目前香港证交会和香港联交所已经介入调查阎炎涉嫌操纵股价一事。

  记者随后发短信向阎炎本人求证这一消息,但截至记者发稿,尚未收到阎炎的回应。记者又向雷士照明公司新闻发言人石勇军核实这一消息,他表示这件事只能问阎炎本人,他没有接到任何有关这一事件要发布的消息。

  在采访中,吴长江还表示,自己在公司总部搬迁至重庆南岸区一事上,没有任何关联交易和利益输送行为。并表示下一步要行使大股东的权利召集特别股东大会,让股东们权衡利弊,作出选择。

  吴长江说,自己一直对和现任董事会的沟通保持开放态度,并计划在明天上午前往公司和董事会沟通,阻止他所认为的情绪化行为。以下是吴长江采访的文字实录:

  问题一:在今天上午和君创业咨询公司代表小股东维权的新闻发布会上,公司总裁李肃提到,雷士照明经销商和公司董事会有过一次谈判,谈判的结果是董事会作出妥协和退让,甚至愿意安排您弟弟进董事会。但是经销商把这一结果告诉您时,您拒绝了。您说,您的目标是董事会别管我,我要干什么就干什么。是这样的吗?

  吴长江:这些都是一面之词。怎么会这样说,他们懂什么,他们知道什么。谁对雷士最有感情,谁把雷士从一个小公司做到行业里的老大,这么多年我付出这么多心血,别人是体会不到的。我对雷士的感情是任何人体会不到的。我可以现在什么都不做了,我可以像那些人一样,天天打高尔夫,抽雪茄,喝红酒。我主要是割舍不了,想到我肩上的单子和责任。

  这几个月,因为我没有参与公司的管理,公司陷入混乱的局面。业绩大幅下滑,我非常痛心。损失最惨重的是我,而不是他们。他们敢这样做,因为他们赌我,不敢把公司怎么样。知道我对公司感情很深,雷士没了我就什么都没了,他们还有其他的,他们不是说投资了100多个企业嘛,失去雷士不算什么。

  这些话,凡是明眼人,用脑筋分析的,都能看出个中缘由。

  问题二:听说你下一步要提议,召集股东们召开特别股东大会是吗?打算采取什么行动?

  吴长江:是的,这是我的权利。由所有的股东来表决,股东站出来说话,来选择自己的利益。如果他们都不把自己的投资当回事,如果是想来玩儿,我就彻彻底底地退出去,退出这是非之地。

  问题三:您说的退出是非之地是把股票都卖了吗?

  吴长江:(笑)这个以后再说吧。

  问题四:但是按照目前的持股结构,赛富、施耐德和高盛等基金的持股比例是43%,而您只有19%,怎么办?

  吴长江:就算是施耐德也好,高盛也好,阎炎也好,我就说了,阎炎他这样做,不光是对雷士不负责任,也是对他的LP(有限合伙人)不负责任。这钱不是他的,几十个亿,他敢弄没了?他这样做,对得起他的LP吗?

  包括高盛,即便是今天现在这个价位,它根本没赚到钱,还没赚到钱,他们几年了?希望看到这个局面吗?施耐德是实实在在地亏,亏了十来个亿,这个钱不是他的。他们总部还有这么多董事,施耐德的股东会同意吗?让这些人来选择。

  我的目标是做一个在行业内受尊重的企业,我创业初期的目标就是世界品牌、行业第一,打造出这样一个行业龙头不容易,我们现在肩负的是几万人、几十万人的生活问题。如果我甩手不管,你信不信,公司顷刻之间就会倒塌。

  你知道我现在还在做工作,跟管理层沟通信息,我明天上午回公司,十点半要跟他们开个会。不让他们乱来,这样情绪化也是伤害到我。我要告诉他们不能情绪化,感情用事。现在,他们又说他们罢工,你知道吗?

  我相信这些人,他们有个人的恩怨情仇,但是后面还有人,总有人能制止得了他。因为这个钱不是他的,所以拿这个钱来赌气。全世界的人都知道,只有我能把公司做好。他(阎炎)能做的好吗?他能做得好,到公司来了几个月,有什么见地?有什么意见,来跟大家开个会。能给大家布置个工作,做个规划吗?为什么我们的独董辞职,他原来是大中华区的总裁,北美区的总裁,他很有见地,经验很丰富,也知道这个行业竞争非常激烈。

  我过去都把公司一直做的这么好,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原因,就是因为过去有些事情,做的不合他们的意。很多都是一些个人恩怨,个人的恩恩怨怨。

  问题五:在今天的发布会上,大家讨论的焦点之一,是您在执意要将雷士公司总部迁至重庆南岸区过程中,和当地政府签订了一份合同,可能涉及商业腐败和一宗土地交易问题,但是您一直拒绝将合同拿出来,是吗?

  吴长江:不是我没有拿出来,因为我觉得人家政府已经同意了,因为这个是当时董事会有决议的,决议给我们两个亿,只给我两个亿授权,我没有违规。

  一方面董事会的决议我不能去违背,另一方面从当地政府,说实在的,他们能够提供很多很优惠的支持,你两个亿算什么,当地政府要提出来你要做出十个亿,就这样当地政府给推荐,找了一个朋友,一个第三方,他来出投资八个亿。没有侵犯公司任何的利益,他们是按照正规渠道下拿的这个资,没有侵害公司的任何利益,没有跟公司发生任何关联交易。到现在为止,重庆的当地政府一直给我们免费的帮助,让我们在里面办公,还没想我们收一分钱,我们一分钱的资金都没有打进去。

  问题六:您今年5月25号辞去雷士董事会主席和董事职务,是因为考虑到可能出入境将受到限制,所以主动提出辞职的吗?

  吴长江: 我辞职是他们让我此辞职的,他阎炎敢拍着胸脯用人格讲他不知道,是我自己愿意辞的?我以人格讲是他让我辞职的,他说是董事会和律师的意见,让我辞职,让我不要回国,让我回避一段时间。

  我主动辞职,这就是谎言你知道吗?这是明显的是在说谎,他五十多岁了,他在行业里面也是知名的,他敢对着所有的媒体讲,我用我的人格,我会发誓。他敢这样讲吗?他敢用他全家人来发誓?我自己敢发誓,如果我说了半点假话,我天打五雷轰,就是他让我辞职的,而且这里面我有证据的,他们六月底做好了标准的版本,找律师做好了版本,叫我的财务总监,叫我的董事会秘书发邮件给我,让我签字扫描过去的,所以我说,原先你们不知道真相,你们真不知道真相,我会向联交所、我会向证监会反映这些情况,证监会也正在调查。我19号告诉阎炎,我第一时间告诉阎炎,他让我辞职,25号才公告,这段时间在操纵股价,联交所已经在怀疑他们在操纵股价。

  问题七:雷士照明的事情证监会已经在着手调查了是吗?

  吴长江:是的,香港证监会。

  记者:香港证监会在调查?

  吴长江:对。

  我是坦坦荡荡,我没有跟任何人讲,包括后来很多朋友问我你为什么要辞职都不跟我讲,我说我不能告诉你,告诉你是违法的,如果阎炎他敢这样说,他敢当着所有的媒体当面说,他敢诅咒,他敢拿着人格,他要能这样,那我认了,我遇到无赖遇到小人了,他可以拿他的家人来发誓,我认了。而我敢拿我家人来发誓,包括拿我来发誓,我说了半点讲话,我不得好死,这些是常识,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情况。

  问题八:有消息说,赛富投资雷士之前,阎炎曾要挟您,索要3%的个人期权,有这回事吗?

  吴长江:那就是他的事,他想要。这些东西就像业务量一样要回扣,有人跟我讲,他要期权还算好的,有些人要回扣,因为这个行业也有这些案例,总有些人不讲道义嘛。包括他指责我的关联交易,我至少在上市的时候,我公告了我的关联交易,我登公告了的,但是他没有公告,当然从法律上讲他是过得去,因为他没到30%以上他可以不公告,但是他做这些事买他的LP知不知道?他的期权是由员工代持的,找他的员工代替的。假如他光明磊落,他不怕他的LP知道,他不怕他的投资者知道,他为什么不自己持有,而要找人代持呢。

  我希望大家能冷静的来看待雷士的问题,同时也希望大家不要起哄,希望我们尽快的从中国创造一个企业,一个名牌企业不容易,希望大家多支持多关心,补台而不是拆台。

分享这篇文章:
收藏+0